四川振华制药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

欢迎来到四川振华制药机械工程有限公司!

专业生产各类制药设备、承接制药设备安装工程

雄厚的技术力量和丰富的医药设备制造经验

基本药物即将调价 生产企业再临大考

发布时间:2018-12-19 10:01

坊间有关基本药物要降价的传言即将成为现实。日前,权威人士透露,基本药物“很快”会面临一轮价格调整,高价药和独家品种将首当其冲。

价格摸底已完成

“天价芦笋片”、东北某制药企业产品进入医保后突击提价事件被媒体曝光后,国家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有关药品成本价的调查,与百姓利益密切相关的基本药物亦列入其中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基本药物最高限价与市场价的比对。数据显示,基本药物制度推行后,基本药物实际零售价格下降较为明显----全国平均降幅达到30%,部分试点地区降幅高达50%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基本药物制度推行过程中,“中标价与最高限价差距较大的矛盾比较突出”。

记者辗转拿到的资料显示,国家发改委认定价格比对存在四种情况。第一种是最高限价明显偏高。此类品种约占全部品种的15%,代表产品为头孢曲松注射剂。该品最高零售限价已降至7元,实际中标价大多为2元~4元,企业产品利润率只有1%~2%。第二种是中标价过低,严重偏离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成本。此类品种约占全部品种的15%,如基础输液(葡萄糖或氯化钠),最高限价为4.7元,中标价仅为1元~2元。第三种是中标价格与最高限价大致相当,此类品种约占全部品种的20%。最复杂的是第四种情况,即中标价高低相差悬殊且离散度较大。相关人士表示,这种情况最为普遍,约占全部品种的50%。如奥美拉唑肠溶胶囊,该品全国注册生产企业有90多家,中标企业有80多家,以20毫克14粒包装为例,政府最高零售限价为29.8元,但在全国各地却出现了约160个不同的中标价格,最高达26元,最低仅为2元。

相关文件称,在基本药物价格管理上,“主要问题是部分最高限价仍有空间,一方面基本药物指导价与基层采购价偏差较大,另一方面基本药物指导价对降低基层采购价动力不足”。由此可见,基本药物价格调整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独家品种首当其冲

我国实行政府定价或者指导价的药品约有2700种,占上市流通的13000种药品的20%左右,基本药物也在指导价范围之列,这既有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,又能促进产业健康发展。

实施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以来,相关行业协会曾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设立“地板价”,以确保基本药物产品质量。“此次基本药物价格调整会体现这方面的内容,但不会出现‘最低保护价’的字样。”权威人士称,“从整体而言,基本药物价格调整还是会以降为主,价格上调的产品有,但不多。”

而此前被纳入基本药物目录备受争议的独家品种将受到较大冲击。据悉,为了将基本药物价格调整到合理的水平,国家发改委召开了多次座谈,并决定“测算合理成本,压缩营销费用,降低流通环节加价水平”。具体措施之一就是调整政府指导价形式,即基准价下浮幅度不限,初步考虑将上浮幅度控制在15%以内,但“独家品种不得上浮”。此外,还将降低基准价格水平,重点是“降低高价药品和独家产品价格”。

业内人士指出,独家品种可以分为两类:一类是不可替代的,一类是可以替代的。前者给百姓治疗疾病带来了希望,政府无论怎样进行保护,百姓都没有意见;而后者之所以被称为“独家”,多是因为剂型改变,在治疗上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价值,此类药品降价无可厚非。而中药独家品种则多属于后者。

在不久前的一次论坛上,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有关官员也透露,针对药价,发改委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有三:一是调整基本药物价格;二是核定新增医保药品价格;三是调整已定价药品价格。“尤其是与基本药物同品种、但不作为基本药物使用的、单独定价的品种。”该官员称。

国内企业普遍担忧

那么,基本药物普降会对企业产生哪些影响?对此,海正药业董秘朱康勤坦言:“基本药物整体性降价后,将来难免出现某些基本药物品种缺失情况。”

朱康勤表示,基本药物价格普降有可能导致企业采用违法违规手段来降低成本。如不再生产或者不采购药用原料,而是直接采购化工原料;生产过程中关闭空调,改用电扇;在辅料使用等方面因陋就简。以药用胶囊为例,机制苏州胶囊价格为200元/万粒,而小作坊手工生产胶囊价格仅为几十元/万粒。不管企业是退出基本药物生产,还是违法违规降低药品质量,“最后受到伤害的还是老百姓” 。

此外,医疗机构使用基本药物的现状也令行业担心。在一份中部某省《药品招标挂网目录(含2009年勾选及交易)》中,记者看到,中标药品共有20000多个品规,但实际有销量的仅为5000个。这5000个品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即药价相对较高,绝大多数品种单价在20元以上,价格在百元左右,甚至超过百元的不在少数。而价格低廉的注射用氨苄西林钠、阿莫西林片(薄膜衣)、青霉素V钾片等药品,在到货金额这一项中往往直接显示的是零。以华北制药生产的规格为0.12g(20万IU)的注射用青霉素钠为例,合同金额仅为247元,而实际没有产生任何销量。

“那些没有销量的都是中标价低且没有专门进行临床推广的品种。而这些品种也就是招标机构统计中‘降价多少’、‘让利百姓多少’那部分药品。不过没有销量,而变成了摆设。”分析人士对记者说。

“国家对医疗机构基本药物使用比例并没有强制规定。现实的情况是,即使是在基本药物中,医疗机构还是倾向于选择价格相对较高的。如果光降价格,而医院不使用,政府降低药费的最终目的仍然达不到。”分析人士称。

当记者联系到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,询问其对基本药物价格调整将对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时,他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.。

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

版权所有© 四川振华制药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   技术支持: 成都智网创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